隨著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,飼養寵物成為越來越多家庭的選擇。據報道,2012年度北京市登記犬只達到95萬隻,全部可控犬只數量超過百萬,加上未登記的犬只,北京市實際擁有犬只數量在200萬隻左右。
  記者在走訪北京市多個不同類型的小區後發現,物業管理水平也和人寵矛盾升級息息相關。有數據顯示,約三分之一的居民認為,物業管理不善是人寵矛盾升級的主要因素之一。
  一小區半月10餘寵物狗被下毒
  萬女士居住在朝陽區東壩地區常青藤小區。今年10月7日晚,萬女士出門遛狗,回來後小狗出現嘔吐癥狀,搶救無效身亡。當時,她以為是小狗自己發病,沒有在意。而在15日早上和16日晚上,她飼養的另外兩隻寵物犬接連出現同樣情況,她開始懷疑是有人故意下毒殺害寵物。
  在有關部門進行鑒定後,萬女士獲知她飼養的泰迪犬死於“劇毒鼠藥”。“以前,雖然也有居民對飼養寵物有意見,但大家互不侵擾,應該不至於投毒致死。”
  在與鄰居交流過程中,她得知,該小區內先後有十餘只寵物狗出現了類似的中毒情況。“在公共場所投毒,這不僅是寵物的問題,小區里這麼多孩子,如果誤食,後果不堪設想。”萬女士稱小區內很多居民都把寵物鎖在籠子里不敢帶出來,遛狗時都盯得緊緊的,有孩子的家庭更是讓小孩遠離草地等地方。
  “毒狗”事件伴隨入室盜竊
  在“毒狗”事件發生期間,有底層住戶家中發生了入室盜竊事件。在“毒狗”事件發生後,萬女士在靠近小區甬路的陽臺門窗上安裝了防盜措施。
  家中有異常響動時,寵物犬會吠叫。萬女士覺得,這造成了盜竊者和寵物之間的矛盾,“毒狗”的有可能是入室盜竊的小偷。
  有居民稱,如果物業管理到位,不僅居民會自覺文明養犬,外部的人也不會隨意出入小區造成現在的安全隱患。
  至於小區的業主委員會,一位業主稱,此前該小區曾試申請成立業主委員會,但牽頭組織者在地下車庫被多人持棍襲擊,使得此事不了了之。
  常青藤小區共有19棟樓,約900戶住戶。而萬女士稱,該小區安保人員僅有三四名。記者多次於晚間通過常青藤小區北門進入小區,並未看到安保人員。雖然小區有門禁系統,但跟隨居民進入小區是非常容易的事情。而在10月15日晚,萬女士因懷疑寵物狗遭下毒報警,由於無值班人員開門,警車無法開進小區。
  而有居民反映,小區里有關寵物犬隨地大小便、噪音擾民等投訴不斷,但無濟於事。看似是“毒狗”,但背後人寵矛盾才是根本。
  逾六成居民認為物業不過問養犬
  近期,《寵物世界》雜誌對城市養寵問題進行了調查。在反對養寵物的人當中,89%的受訪者因為主人遛狗不牽繩子反對養犬,約四成受訪者反感狗追人咬人,約三分之一受訪者認為物業對社區問題管理不到位。寵物隨地大小便、與居民同乘電梯等因素也成為物業管理當中的突出問題。在一些養犬問題突出的小區,64.7%的居民稱物業平時不會管理犬只問題,68.7%的居民認為物業從沒組織任何文明養犬的宣傳活動。
  “沒有既得利益,管理就會缺失。”北京市養犬協會秘書長沈瑞洪稱,目前的物業管理多基於專項收費的基礎上,而物業管理涉及內容頗多,容易忽視飼養寵物問題中的煩瑣事宜。
  有居民認為,一些物業的不作為,使得本來是“人寵”之間的矛盾升級為人和人之間的矛盾,會惡化鄰裡關係。“我們每年交物業費,但很少看到物業主動就養寵物激發的矛盾進行主動處理;辦理狗證時,每年還需繳納500元的費用,可並沒有得到相應的服務。”
  物業主動介入可淡化人寵矛盾
  養犬協會工作人員王悅介紹,在一些小區,飼養寵物的業主也有很多,物業公司主動為業主提供寄養和遛狗服務,在每年的犬只集中年檢登記時進行宣傳和免疫提醒,且多次組織寵物競技活動。如果有人投訴業主沒有管理好自己的寵物,物業公司也會及時按照法規要求予以糾正。物業公司開闢足夠大的區域建立寵物樂園,主動放置寵物廁所和集便袋,也是小區人寵矛盾淡化的主要措施。
  《寵物世界》提供的調查數據顯示,在一些物業主動介入此類問題的小區里,有35%的居民稱物業會主動調解因養犬引起的鄰裡矛盾,有20%的居民稱物業公司會主動給飼養犬的業主提供拾便器、拾便袋、牽引繩等物品。在這樣的小區內,在物業的主動介入下,劃分遛狗區域也成為解決人寵矛盾的有效措施。
  北京市養犬協會秘書長沈瑞洪稱,因飼養寵物引發的矛盾,由於地域發展的不平衡不可能一下消失,而促進文明養犬也不是一家機構可以達成的,往往需要多個管理單位共同管理,才能形成合力。 J228王希寶攝 B128  (原標題:“毒狗”事件凸顯物業管理缺位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裝修

ln45lnzjd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